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男人不行难免绿
男人不行难免绿
前两年我还未搬家时,同事老孙就住在我的楼下,我们的老婆也很巧的在一个学校工作,只不过一个在小学部,一个在中学部,基于这两层关系,平时我们两家便也走的很近,小孩断奶后,父母将小的带回了乡下,我和妻子又都不怎么会做饭,平时下班回家都是外卖解决,于是老着脸皮去老孙家搭伙,每次下班了先去菜场买菜,然后拿去老孙家让他老婆萍姐给我们做了吃。


  所以两家人的关系虽说不上如家人般,但比一般人要亲近的多。日子长了,妻子觉得不好意思,所以开始试着在家里自己做饭,慢慢的减少了去老孙家里吃饭,而我依然时不时的去几次,因为老孙平时喜欢喝两杯,喝酒时有个伴自然比一个人喝更有劲的多。所以有时我准备在家里吃妻子做的很难吃的晚饭时,老孙上楼敲门喊我一起喝酒,我“嗖”的就出门去他家了。


  老孙的妻子萍姐比老孙小十岁,他们结婚时对老孙来说是晚婚,但是萍姐才20出头,结婚生子,如今萍姐才40岁,但小孩也已经快20了,读了个中专,现已经在外地工作,所以平时家里就老孙夫妻二人。老孙是个老实人,萍姐要强势的多,夫妻二人如果有什么矛盾,老孙总是笑眯眯的随萍姐数落。


  萍姐相貌中等,但是皮肤很白,身材也很丰满,一对傲人的双乳在胸前鼓起,屁股圆润而挺翘,一米六几的身高让她看起来不显胖,反而有一种成熟女人丰满的性感。


  有一件事,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萍姐的故意为之,当初我和妻子两人一起去老孙家吃饭时未见异常,后来只有我一个人去的时候却发现,萍姐虽然像以前一样,穿着短袖T恤,但是当她穿着一件紧身的T恤时,我在她胸前发现了凸起的两点——萍姐没有戴胸罩。这件事让我不禁有点胡思乱想,男人么,总是会自作多情,总觉得自己具有吸引女人的特质。


  原本两家人因为熟悉,对萍姐并没有什么想法,可是自从发现了萍姐在我面前一直不穿胸罩后,内心里对她就有了点想入非非,虽说萍姐比我大了好多岁,但不可否认,那一对鼓起的乳房和那个圆润的屁股还是很有吸引力的,但那时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。


  直到不久以后,当我们高潮过去,气喘吁吁满身是汗的搂在一起时,萍姐跟我说,她在我面前不戴胸罩是故意的,因为一件事,导致了她对我性的渴望……自从妻子怀孕后,我们之间就没有了性生活,孩子出生后,父母跟我们住在一起帮忙带孩子,因为现住的老房子面积小隔音又差,所以和妻子的性爱总是不能畅快淋漓,妻子在快感来临也不敢痛快的叫床,好不容易等到孩子断奶让父母带回了乡下,我们俩就好比脱缰的野马,性生活是既频繁又和谐,每次高潮来临时,妻子再也不压抑着自己,叫床声响彻整个房间……“啊……老公,用力,再用力,快要到了……”


  “救命啊,我不行了,我快要死了……”


  “就这样干我,用力的干我,干死我……”


  成年男女都知道,当性爱达至高潮,嘴里的淫秽语言是千奇百怪,平时羞于说出口的话,在那一刻显得如此平常。


  前面我说起过,我们的房子比较老,隔音又不好,以前父母在的时候还想着不要让他们听到了,他们一走,我们放开了做爱,尤其是有时候房间的窗户都没关,但那时候哪能想到会被楼下的老孙夫妻俩给听到了?


  一次,又到老孙家与他喝酒,酒酣耳热之际,老孙醉醺醺的说:“小沈啊,以后晚上动静能不能小点?你们这动静也太大了!”


  虽然猛不丁的听到他这么一说,但我立刻想到了他所指的是什么,我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呢,萍姐瞪了老孙一眼,嗔怪道:“你喝多了吧?说什么呢?”老孙大概是喝的有点多了,居然敢反驳萍姐:“难道不是吗?每次都是半夜三更的,那声音可大了,你不也是每次都被吵醒了,然后跟我一样也睡不着了?”我忙打岔:“那你们不正好可以来一下嘛!”萍姐斜乜着老孙,微微冷笑:“那也要有些人行才可以啊!”老孙被说的哑口无言,端起杯子猛灌了一口,然后语重心长的对我说:“所以小沈啊,你可害苦了我啊!”忽然得知了老孙最不愿让人知道的难言之隐,我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,萍姐站起身来,望了我一眼,大概又是男人的自作多情作怪,我总感觉萍姐的眼神有点怪。


  等萍姐走到厨房,老孙嘿嘿的笑着:“其实也不是我不行,就是不像年轻那会儿那么猛了!年轻真好啊!”老孙的感叹还没结束,萍姐冷冷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:“说的好像你年轻那会多厉害似的!”我再也待不下去了,匆匆的结束的晚饭,回到家中。


  跟妻子说了老孙家的事,妻子是又害羞又好笑,从那天后,每次做爱我们都收敛了很多,可是一旦高潮来临,妻子还是控制不住自己,特别是那一刹那到达的时候,她的叫床声依旧会响彻整个房间。


  一日下楼正好碰到萍姐出门,萍姐看到我,脸上露出一种怪怪的表情:“你们俩可真是会折腾啊!”我想起昨晚与妻子的性爱,在萍姐面前讪讪的笑着:“以后一定注意!以后一定注意!”萍姐微微一笑:“注意身体!这么频繁对身体不好!”我挠了挠头,不知道该说什么,但是我又仿佛看到萍姐的眼中透露出一丝的幽怨。


  转眼间到了暑假,妻子的娘家在另外一个城市,所以每次寒暑假妻子都是回娘家过,这次有了儿子,便带着儿子一起回娘家。虽然妻子回了娘家我一个人比较冷清,但我却是很盼望一个人的生活,无拘无束,甚是自由。


  妻子临走的前一晚,两人大概都想到要分离两月,那一晚的性爱便比平时疯狂了些,我表现的也超乎想象,一晚连做了三次,妻子高潮时的呻吟和呼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时的响起。


  第二天在老孙家喝酒,老孙端起酒杯跟我一碰,叹道:“谢天谢地,终于可以睡两个月的安稳觉了!昨晚又被你们折腾的一夜没睡!”


 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,转眼半个多月,要知道妻子还在身边的时候,我们几乎隔个一两天就有一次性生活,这并不是说我的性能力有多强,一是因为前两年实在憋的厉害,二是我毕竟还年轻,几天不做就有性冲动很正常。这几天去老孙家,要么看到萍姐穿着紧身的短袖,胸前凸起两点,要么看着她穿着宽松圆领的短袖弯腰低身时露出大半个丰满的乳房,真是看得我心痒难搔。其实我知道,在萍姐家我偷偷的看她的胸部不可能不被她发现,好几次我目光从她的胸部往上移,都看到萍姐也在看着我,那时她就露出小女人害羞的表情!在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身上露出这种暧昧的表情,对一个半个多月没有性生活的男人,是一种致命的诱惑!以前我对她最多心里幻想下,但是妻子离开都20天了,再看到她穿着清凉在我面前晃动,又是一种暧昧不明的神态,我真的开始考虑要怎么样把她弄上床了!此时此刻真别跟我谈所谓的道德,当一个男人精虫上脑,只会用下半身考虑的时候,你却去告诉他,这个女人是他同事的老婆,你不能干她,是不是有点很搞笑?反而正因为女人是同事的妻子,才会更让他觉得刺激。


  光有想法自然不够,还需要有好机会!过了几天,老孙被公司派去党校学习一周,这对老孙来说是好事,据内部消息,这次回来老孙会被提拔上去,所以那天晚上,老孙喊我去他家喝酒以示庆祝。


  老孙那天是真的高兴,毕竟都五十的年纪了还能被提拔总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,老孙一杯接一杯的跟我喝酒,萍姐大概也为老孙这事高兴,所以并没有阻拦他,老孙的酒量并不匹配他贪酒的程度,两人一斤多白酒下去,老孙终于不支醉倒。我和萍姐一起把老孙扶回房间,萍姐弯下腰给老孙脱鞋脱衣服,我站在床的另一边,看到萍姐在对面弯下的身子,一股火热立马从我下腹升腾而起。


  萍姐那天穿着一条米黄色的大圆领T恤,此刻弯着腰,从挂下的圆领望过去,胸前的风光一览无遗!那一对硕大的乳房挂在胸前,随着她的动作晃荡着,连那两颗樱桃般的乳头都能清晰看见,我怔怔的站在那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胸,再也舍不得移开。萍姐抬头望我一眼,看到我的目光所看的方向,低头往自己胸口望了一眼,大概因为老孙在身边,她没法出声说我,再望我的时候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此刻酒精和欲望充斥着我的神经,我对她傻傻的一笑,但是我的小兄弟可一点都不傻,早已不甘示弱的迅速抬起了头。


  这时的我也穿着休闲运动裤,棉质有弹性的布料根本无法紧裹住高高抬头的小兄弟,在我的下体早已撑起了一顶高高的帐篷。


  萍姐的目光收回去的时候,我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神在我的下体停留了一两秒,我分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渴望。萍姐似乎有些惊慌,转身走出房间。我看了眼老孙,此时已有轻微的鼾声,酒精和欲望支使着我也走出房间,顺手带上了房门。


  萍姐正在收拾餐桌,看到我走出,急忙低下头去,拿着抹布抹着桌子。我故意又走到她的对面,目光再次穿过她的衣领,望向那美好的风光。萍姐把桌子抹了一遍又一遍,始终不敢直起身来,我心里微微得意,说:“再抹桌子都要被你抹坏了!”


  萍姐终于直起身来,瞪我一眼:“你看够了没?”


  假如换做平时清醒的我,哪怕内心里有那么一丝小幻想,在这时候也绝不敢反过去撩拨她,但此时此刻,欲望充斥着我的下身,酒精刺激着我的大脑,我突口而出:“只看看怎么够啊?”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如此明显,萍姐被我这么一说,不知如何是好?


  我笔直的站在她的对面,下体的小兄弟依旧昂首挺立,酒精的麻醉让我做出了平时没勇气做出的事情。萍姐眼光低垂,又看向我的裤裆处,我发现她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,然后急忙转身,躲进了厨房。


  到了这一步,我知道再说什么言语已经毫无意义了,只有行动才能验证目的成功或失败。尽管在之前我曾自作多情的深思熟虑——老孙与萍姐的性生活并不和谐,萍姐又总是在我面前不戴胸罩,这两点都应该是成功的保证,但谁又能确定呢?古有风尘中的贞洁女子,在自己家不戴胸罩就是水性杨花想红杏出墙了?


  我站在客厅望着厨房中在水池旁洗碗的萍姐,因为萍姐身上的T恤很长,一直垂到臀部以下,把下身的休闲短裤遮住,以至于这么望过去好像她下体没有穿裤子一样。酒精还没有完全让我麻醉,还有一丝的清醒,我站在那儿进退两难。


  也许只过了短短的几秒,我却觉得在那天人交战了好久好久,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踏步向萍姐走去。不管了,如果不付出行动,就永远达不到自己的目的,如果付出行动,却得到不如己愿的结果,自己也没有失去什么,或许唯一失去的是以后再也不能到萍姐家吃饭了。


  走到萍姐身后,我一把搂住她的身子,因为她的双手都在水池里洗碗,所以我的双手很轻易的就穿过她的腋下,当我一把搂住她的时候,我的双手很熟练的交叉,一手一个握住她那一对丰满而有弹性的乳房,她的两个乳头早已硬起,轻轻的顶触着我的掌心。


  萍姐轻呼了一声,湿哒哒的手抬起一把握住我的两个手,身体轻微扭动着以示挣扎:“小沈,你干嘛?”


  我听她问“你干嘛?”故意回答道:“干!”


  “我问你干嘛?”


  “是啊!你问我干嘛?我说我干啊!”因为她身子在轻微扭动,我坚挺着的老二也故意顶了上去,在她的扭动间直接插入了她的臀缝,萍姐又是“啊”的一声轻呼,“小沈,别这样,老孙还在房间呢!”


  我在她耳边轻轻的吹了两口气,发现她身体明显的有轻微的颤抖,“他已经醉了,正睡的熟呢!”


  萍姐的挣扎变得无力,也许她最初的挣扎大概也只是象征性的动作而已,我轻轻的揉捏着她的乳房,没想到她这么丰满的奶子,居然弹性如此之好,我松开手掌,食指在她的乳头边上转了几个圈,猛的隔着衣服轻微而快速的在她的乳头上划动,萍姐再也忍不住,乳头的敏感刺激让她终于呻吟了起来。


  “小沈,别这样,快放开我!”萍姐的声音中也有了颤抖。


  我手指不停地在她的乳头上划动着,问:“如果我不放开呢?”


  萍姐没有说话,呼吸已经变得越来越急促,我双手向下,抓起她的衣服下摆往上拉,萍姐没有阻止,我的双手迅速的从衣服里伸了进去,又往上抓去,这次是真切的握住了她的两个乳房,柔软滑腻而富有弹性,我食指拇指轻轻的捏起她的乳头,慢慢的揉搓,萍姐上身微颤,呻吟出声,她迅速伸出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
  我下身也故意扭动起来,硬邦邦的老二被她臀缝紧紧裹住,让近一个月没有性生活的我舒服的长长舒出了一口气。


  我故意继续追问:“如果我不放开呢?你会怎样?”


  萍姐此时已经浑身无力,整个人靠在我的身上,头枕在我的肩膀,微微侧过头来,我看到她嘴巴微张,媚眼如丝,盯着我的眼睛充满了渴望。我在她耳边轻声细语:“是不是想要了?”萍姐抿着嘴唇,没有回答,似乎也在天人交战。我伸手扯她的裤子,萍姐一把抓住我的手,想阻止,但是软弱无力,我轻易的将她的短裤与内裤一同扯下,然后扯下自己的裤子,将硬邦邦的阴茎顶在她的下体。我顺手摸了一下,她的下面早已湿透,我扶着自己的老二顶在她的洞口,问:“想要吗?”


  萍姐咬了一下嘴唇,正要开口说话,我猛的一顶,阴茎整个没入她的肉洞。坚挺的阴茎猛的插入,萍姐忍不住叫出了声,立马伸手掩住了口。


  在顶入的刹那,我感觉到湿滑、柔软、紧凑的肉壁包裹了我整个阴茎,让我舒服的也不自禁的呼出一口气。我一手搂在萍姐胸口正好抓住一个乳房,一手扶着她的腰,从萍姐掩盖着的口中模糊的传来一声:“你这个坏蛋!你……”我用力向前一顶,萍姐“啊”的一声,话语被我打断。我下体紧紧的贴着她圆润的臀部,感受着阴茎被她湿润的肉洞包含的美好。


  “你下面已经这么湿了,是不是早就想着被我干了?”这种话如果是在已经很熟悉的性爱男女之间提起,那是性爱的调剂,可是萍姐如今是第一次婚外性关系,虽说身体的反应很诚实,但是要她说些什么淫言秽语,她却说不出口。


  酒精的刺激让我一反常态,我乐此不彼的调戏着已经被我插入的萍姐:“你如果实在不想的话,那对不起,我不该这样!”说着,故意把阴茎往外拔。


  萍姐反手一把搂住我的臀部,转过头来,眼神迷离,“不要出去!给我!”


  我得意的一笑,心里已经确定了怀中的这个女人的心意,我低头吻住萍姐的嘴,一条柔软滑润的舌头迎了出来,我一把含住,贪婪的吮吸着。


  一根硬邦邦的肉棍插在阴道里不动,让萍姐难以忍耐,她的圆润丰满的大屁股蹭着我的下体开始扭动着。大概因为站立着,萍姐的屁股又大又肉,此刻夹弄着我的老二,只感觉从她的阴道传来一阵一阵的收缩感,下体的舒适感让我再也忍耐不住,开始挺动腰身,向萍姐的下身用力的抽动着。因为已经有个把月没有发泄过,此刻我的力气似乎无穷尽,每一下都是那么快速有力,每一下都狠狠地捅到顶。


  不知道萍姐是真的没有性生活还是老孙的性能力确实不足,在我冲刺了还没一两分钟,萍姐似乎马上要高潮的样子,喘息不定,呻吟不已,但是此刻在她家里,房间里还睡着老孙,萍姐只能一手捂住自己的嘴,尽量克制着不让发出声音。但是下体的快感是那么强烈而刺激,又怎能完全克制住?所以时不时的,虽然大部分呻吟声被捂在了嘴中只能听到“嗯嗯嗯”的鼻音,但终究有那么一两下,快感来的实在太强烈,萍姐还是忍不住从口中“啊”的一声呼叫出来。


  同事在房间睡觉,我却在厨房狠狠地操着他的老婆,这也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刺激感,加上我很久没有性生活,此刻在萍姐湿滑紧致的肉洞中冲刺了几十下,下体传来一阵阵的酥麻,要射了!


  第一次操萍姐,一个男人的自尊绝对不允许自己这么快就缴械,我停了下来,两手紧紧的抓住她的两个乳房,呼呼的喘息着。


  萍姐模糊不清的声音从捂着的嘴巴里传出:“怎么停了?不要停,我还要!”说着屁股往后蹭着我,微微扭动着。这就是女人,在插入前跟插入后完全就是两个人。


  我为自己开脱:“好久没做了,今天太激动了,让我歇一会,不然就射了!”


  “那就射进来啊!不要停下来,我快到了!干我,像刚刚那样干我!”


  “可是我舍不得就这么结束,我想多干你一会!”


  萍姐转过头,脸上潮红,眼神温柔似水:“明天他出去了,接下来的几天,我都是你的!”


  这句话一出,我知道这个女人是我的掌心之物了,我却故意问:“只有接下去的几天才可以干吗?他回来了就不行了吗?”


  “以后你想什么时候干我就什么时候干我!”萍姐说这话的语调跟神情充满了诱惑与勾引。


  我双手用力揉捏了几下她的乳房,下体开始抽动。萍姐用手再次捂住嘴巴,呻吟声再次响起。因为刚刚已经到了临射点,这次抽插没过了多久,酥麻感再次从下体传来,我不再忍耐,抽动的速度更快,力度越大,萍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促,每次都像被从中掐断了似的,我双手狠狠地抓着她的乳房,终于喷薄而出。


  大概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性爱,这次的射精射的格外的多,一下一下的直接射入萍姐的体内。等到最后那一下射出,我下体用力的顶着萍姐丰满的大屁股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此刻的萍姐似乎正在享受高潮,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怀中这个丰满的女人整个身体都在颤抖,而她的呻吟却反而没有了,似乎憋着一口气,好一会儿,她才将手移开嘴巴,然后将头枕在我的肩膀急促的喘息着。


  我们保持着后入式的姿势,相互依偎着。


  “对不起,我只顾着自己发泄,没顾及你的感受!”我喘息稍平,对怀里还在轻微喘息的萍姐说。


  萍姐微微侧头,眼里亮晶晶的,脸色一片潮红,轻轻一笑:“我已经很舒服了!”这话让我对这个女人充满了疼惜,她是该有多久没被男人好好疼爱过了?只有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说很舒服了!


  已经喷射过的小兄弟终于也慢慢的软下去,被萍姐的阴道挤了出去,我吻了一下她的唇,说:“等会儿就硬了,让我好好的干你,让你知道什么才叫舒服!”


  【完】
[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9-12-11 14:37重新编辑 ]